常州一市民楼道养狗伤人还让人“结果自负”

发布时间 2019-01-14

综上,常州市金坛法院裁决朱某支付王某被宠物狗咬伤所发生的医疗费、交通费、误工费等公平损失。对精力损害安慰金,考虑到被告伤情及实际就医情况未达重大成果,不予支撑。对被告请求预支可能发生后遗症的用度,因未实际产生,亦不予支持。(沈高轩 万承源)

本案中,被告朱某辩称王某挑逗其宠物狗,存在成心或重大过错情形,但未提交证据证实,法院不予采信。再者,朱某将宠物狗饲养于两层楼道之间,这属于人人均可涉足的公共空间,即便其用铁链约束并且设置了警示标牌,亦不能认定其已经尽到了足够的留心义务,其本身对饲养动物侵权的效果也存在错误。

被告朱某则辩称,该宠物狗已办理了养犬登记证及动物健康免疫证,是合法养狗,其宠物狗性格温遵从不咬人,并且他已用铁链将其束缚住,还设置了“生人勿近,结果自负”的警示牌,不应承担抵偿责任。

“内有猛犬,请勿凑近”、“生人勿近,后果自信”……一些养狗人会贴出这样的警示牌。不过,有了这样提醒后,如果别人还是被狗咬了,可能减轻跟罢黜义务吗?最近,常州金坛法院的一起裁决,对这个问题给出了答案。

法官介绍,《侵权任务法》对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纠纷采取的是无过错归责准则,动物喂养人的减轻或免责事由只有受害人故意或重大错误,即使动物饲养人可能证明自己无毛病,也不能免于或者减轻责任。

2018年7月,王某前往居住在某小区6楼的友人家中吃饭,当其行至三层半时,被朱某豢养的阿拉斯加咬伤。之后,王某诉至常州市金坛区公民法院,恳求朱某支付医疗费、交通费、误工费、护理费、鉴定费以及精神抚慰金,共计8000元,同时要求朱某预付可能发生后遗症的费用5000元。